汗血宝马
热点
最新

文传渊源

手机打开 汗血宝马 汗血马 马文化 丝绸之路 张骞 汉武帝

天马自西来

从人类跨上马背的那一刻起,文明的进程便以马的速度在丈量着:商贸通信、文化交流、征战攻伐,无不依靠马。绵延万里的古丝绸之路既是骆驼踩出来的,更是马踏出来的。

马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中国。

公元前115年,张骞与他的使团用西域良马将葡萄、苜蓿、石榴、胡麻带回了中原,使汉民族第一次见识到新奇的西方物种。几年后,汗血宝马的到来进一步刺激了汉武帝向西遥望的决心,从而直接促成了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的政治、文化、经济交流。


公元前113年秋天,一位名叫“暴利长”的敦煌囚徒在当地捕得了一匹汗血马,献给汉武帝。得到宝马的武帝欣喜若狂,因为他两年前就听张骞说过,“(大宛)多善马,马汗血。”没想到今天真的目睹了这样的神物。一下子,武帝积压已久的情绪倾泻了出来,他兴奋地称眼前的这匹宝马为“天马”。

为了得到更多“天马”,武帝不久便派出了上百人的官方使团,带了大量的礼物,以及一具用黄金打造的马模远赴大宛,希望能跟对方购买汗血马。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当使团长途跋涉终于来到大宛首府贰师城(据称在今吉尔吉斯斯坦的奥什)的时候,大宛国王果断地回绝了汉使的要求。更加不幸的是,使团还没有走出大宛,就遭遇了劫掠,不仅使者悉数被杀,金马也被掠走。闻知此事的汉武帝勃然大怒,他立誓要让大宛国付出代价。
公元前104年(武帝太初元年)秋天,武帝命贰师将军李广利率领骑兵6千,外加步卒2万从敦煌出发远征大宛。然而,由于出兵过于仓促,军队的给养未能跟上。当大军到达大宛边界的时候,天气已经进入初冬时节,经过长途跋涉的士兵在粮食匮乏而又天寒地冻的情况下,冻死、病死、饿死者不计其数,战事未开,人马便已折损了过半。此时,大宛的精骑适时掩杀,汉军全面溃败,最终逃回敦煌者,仅剩数百人。得知消息的汉武帝极为恼火,3年之后,他再次命李广利率军出征。这一次他汲取了前番失利的教训,做了充足的准备,不仅派给李广利整整6万名士卒,还有战马3万匹,牛10万头,以及大量的羊、驴和骆驼,另外他还特意派了两名相马的专家一同前往,可谓势在必得。
挟着强大的军威,汉军一路势如破竹。没多久,大宛发生政变,叛变的贵族杀死国王,并向汉军议和,他们允许汉军随意挑选马匹,并承诺往后每年向汉朝进贡两匹良马。于是,达到目的的李广利与大宛订立盟约,并选择了上等良马数十匹,中等以下公母马3000匹,班师回国。然而经过一路的长途跋涉,最终进入玉门关的汗血马,仅余1000多匹。

武帝的这两次远征,曾遭到后世的诸多诟病,成为批判他穷兵黩武的铁证。然而,如果我们置身在当年的时空背景下,或许就能理解这种“疯狂”举动的由来。从很早的时候开始,北方游牧民族就对中原构成了极大的威胁。《礼记》上说:“孟秋行冬令,则阴气大盛,介虫败谷,戎兵乃来。”可见,周朝的时候游牧民几乎每年一到秋冬便会来劫掠。西汉开国以后,来自匈奴人的军事威胁与日俱增,高祖在白登山险遭灭顶,吕后面对冒顿单于的语言调戏只能忍气吞声,汉朝每年不得不输出大量的金银,并派公主出塞,美其名为和亲,实际上是屈辱性的求和。因此,自武帝亲政伊始,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打败匈奴,一雪前耻。然而,中原无良马,汉军面对来去无踪的匈奴骑兵时往往力不从心。于是,引进良马,组建骑兵,一直是武帝心里最重要的国策。

公元前115年,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返回长安后,乌孙国派使者带着数十匹乌孙良驹向汉朝答谢。汉武帝十分高兴,当即称乌孙马称为“天马”。而后,当他得到比乌孙马更优良的大宛马时,又转而将乌孙马改为西极马,称大宛马为天马。

从第一次得到西域良马开始,武帝多次通过政治结盟、商品贸易等形式从西方引进种马,同时设立官方的育马机构,下令全国悉养母马,以便和引进的种马杂交。在他亲自选定的《郊祀歌》中,有一首《天马》是这样唱的:“天马徕,从西极,涉流沙,九夷服。”武帝对西域良马的渴望,可见一斑。

经过数十年努力,汉军的马匹得到了极大的改良,也逐渐挫败了匈奴人的气焰,不仅解除了来自北方的威胁,更让汉朝的影响力首次远及中亚。终于,一个民族站起来了,他的名字叫做“汉”。积蓄了两千多年的华夏文明,从此以一种大国的姿态屹立在遥远的东方,而那条绵延万里的丝绸之路,也从这里出发,直到大陆的另一端。

帝王的推崇、文人的描述、艺术家的渲染,让汗血马在我国曾经是神话一般的存在。然而,由于杂交混血以及其他因素的影响,进入中原的汗血马最终都消失了。 2000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首次访问土库曼斯坦,为了感谢江的到访,土库曼斯坦总统尼亚佐夫决定将一匹阿哈尔捷金马作为国礼赠送给江泽民,以续写中土两国长久以来的友好情谊。被中国人想念了两千多年的汗血宝马,再一次展现在人们的眼前。 2014年5月12日,世界汗血马大会既中国马文化节在北京开幕,开幕式上,土库曼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向习近平主席赠送了一匹汗血宝马——马,再次成为中土友谊的使者。

汗血马曾经是汉武帝的一个梦,汉武帝是第一个让汉民族崛起的巨人,汉唐威仪中,到处是汗血马的身影。汗血马是中国马文化的制高点,也是中国人关于龙与龙驹的终极想象。
两千年后的今天,一百多匹汗血马从曾经的大宛国——今天的费尔干纳盆地万里迢迢来到中国,在位于新疆的中国汗血马基地生活、繁衍。新疆各民族与丝绸之路上众多的国家民族一样,大部分是马背上的民族,他们对马有着特殊的感情。马是融合丝绸之路国家各民族之间感情的最好载体,汗血马的到来,让源远流长的马文化在这里得到传承。

2000多年以前,汗血马作为丝绸之路的先行者,为东西方文明踏出了一条文化交融的大道。2000多年以后,汗血马将继续以它英武的身躯,为东西方人民搭建出一座宽阔的桥梁。(文章来源:节选自  丝路发现杂志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汗血”的由来

汗血马,学名阿哈尔捷金马,原产于土库曼斯坦。汗血马的皮肤较薄,奔跑时,血液在血管中流动容易被看到,对于枣红色或栗色的马,出汗后,局部颜色变得鲜艳,给人以“流血”的错觉。因此称之为汗血马。目前全世界纯种汗血马约3000余匹,中国有约300匹,市场交易价格从几十万到上千万不等,且大部分是进口,少量自己培育。

汗血马的肌肤薄如绸缎,血管清晰可见

阿哈尔捷金马是土库曼斯坦的两大国宝之一,常被作为礼物赠送给其他国家元首。

2002年6月,尼亚佐夫赠送给江泽民一匹名为“阿赫达什”(土库曼语,意为“白石”)的阿哈尔捷金马。

2006年4月,土库曼斯坦总统尼亚佐夫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赠送了一匹,名叫“阿尔客达葛” 。

2014年5月12日,土库曼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赠送了一匹金色的阿哈尔捷金马